聊聊mRNA促进头发再生

头发新闻活动 5℃

在《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发表一篇名为Dermal exosomes containing miR-218-5p promote hair regeneration by regulating β-catenin signaling(包含miR-218-5p的皮肤外泌体通过调节β-连环蛋白信号促进头发再生)的学术论文。

这是在一个非常不错的期刊上发表的一篇还不错的学术论文。论文主要内容:DP(真皮乳头细胞)是毛囊生长发育的关键细胞,能促进毛囊从休止期进入生长期。而DP细胞在培养过程中会逐步丧失其关键诱导性作用。研究者培育三维球状DP细胞组织,发现相比单纯的DP细胞和米诺地尔对毛囊生长的促进效果更好,研究发现这是因为三维球状DP细胞中的mRNA对β-连环蛋白信号的调节作用导致的。作者认为这项研究可能为将来治疗脱发带来新的思路。

论文研究结果很好,内容很有深度,论文发表的期刊也很有质量,但我依旧看不到这对普通脱发者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和希望,极大概率,这种研究也不会有下文,更不会对脱发研究和治疗产生实质性的推进作用。我不会因为讨好读者,吸引眼球就写研究带来新希望,五年内有望解决脱发问题。

今天我就推心置腹跟你们聊聊,我为什么和你们,和很多媒体看到的不同,我有义务让你们了解目前脱发研究所面临的真实窘境。

今天早晨有人给我推送一篇公众号文章《研究人员找到了促进头发再生的miRNA》(就是对上述研究论文的报道),很多人将这种文章视为新希望。在我眼里,这篇公众号文章基本全文翻译外网文章《Researchers Identify MicroRNA That Shows Promise for Hair Regrowth》,全文翻译没有给出任何说明。

翻译外文新闻而不做说明的做法很不好,但在中国媒体上很常见。更重要的是其中翻译错误连篇:

比如第一段把follicle regeneration(毛囊再生)翻译成卵泡再生,第二段中将 dermal papillae(DP,真皮乳头)翻译成真皮乳凸,这很少见,第三段中将hair shrink(头发萎缩)翻译成头发收缩。。。

如下图所示:

我没有耐心读这错误百出的翻译,颠三倒四的汉语句式还没有英文原文读着舒服。说这些,我不仅为了说明作者的翻译有多烂,作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翻译什么,很多翻译错误已经导致逻辑不清楚。更重要的是中国互联网上充斥着很多这种低质量翻译过来的科普文,却被很多人视为珍宝。

很多人不仅英语学习不好,连对英语的认知也很差。英语中有太多词汇,没有任何人可以说我英语好我就能读懂英文文献,读懂某一个领域的英文文献和读懂其他领域的英文文献又是另一个概念,但很多人对这些概念一无所知。他们会认为一个人会说几句英语就应该能读懂英文文章,能读懂英文文献。

我说一句会得罪很多人实话:在中国,持续关注脱发科普、治疗、研究进展的人中,真正有能力的人很少,或者说没有。但这是一句实话。网络上的自媒体根本不关心这个行业到底如何,他们只关心自己写的文章能填满多少人暂时的期望,能引起多少人关注,促成多大流量。真正有能力有实力的人很少会持续关注脱发话题,哪怕他是脱发受害者。真正有能力的人懂得和不可抗拒的脱发一刀两断才会拥有幸福的生活。

我为什么会看不惯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事,因为我比你们多太多的经历和体验。

说到牛逼的科研机构牛逼的科学家发表在牛逼学术期刊上的的牛逼论文,我就想起2012年宾夕法尼亚大学Cotsarelis教授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发表的论文Prostaglandin D2 Inhibits Hair Growth and Is Elevated in Bald Scalp of Men with Androgenetic Alopecia(前列腺素D2(PGD2)抑制头发生长而且雄性脱发部位前列腺素D2浓度增高)。这篇论文当年在大洋彼岸美国的发友圈引起轩然大波,无数媒体竞相报道,Cotsarelis教授接受采访时说:这项研究预计五年后开展临床试验。

当年,美国很多发友激动地在hairlosstalk上提前拿自己做临床试验,直接把一种西替利嗪(PGD2抑制剂)涂抹到头顶,八年前我亲身经历的这场为期半年以上的网络临床试验,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就在今天,中国的互联网上竟然有人还再打算尝试西替利嗪,还美其名曰先进的科研探索。如果你是我,看到这种现象会作何感想?

2013年hairlosstalk网站上轰轰烈烈的微针滚轮大型网络临床试验被网站负责人叫停,我也亲身参与了每一张帖子的讨论。至于按摩头皮这种古老的方式就能追溯到更早。2020年的今天,中国互联网上还有人坚信通过按摩头皮和微针滚轮就能把头发控制的很好。如果你是我,你又作何感想?

至于zix就更早,在网络上引起的关注远小于PGD2抑制剂和微针滚轮,在国外关注的人并不多,这是因为它较为复杂的配方,没有太好的理论研究支撑,并没有太好的效果造成的。2020年却能借着短视频的风口在中国网络上大放光彩,为何?

对于PGD2、按摩头皮、微针滚轮、zix、锯棕榈等方法,没有什么不能尝试的,但别信徒式的迷信,否则这和当年网络里那些宣称戒除手淫就能治疗雄性脱发的人又有何异?很多人自以为是的探索研究是我十年前早就试图走过的路,早已被我们尘封在历史中的旧闻被你当成新鲜事物把玩,看到这里,我又该说什么?

相信科学,但勿迷信科学。不是所有的论文都有价值,不是所有的论文都值得参考,更不是所有的论文都值得我们一视同仁。我知道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但你要尽力去分清好坏,分清谁是真的为你着想,谁又把你当傻子,谁又惦记着你口袋里的钱,谁在不痛不痒的隔岸观火?

我们站在不同的人生轨道上看世界,我们观点之所以不同是因为我比你多走了十年的路,我早已看穿所有营销者的手段你却依然上当受骗,我早就对最新研究展望熟视无睹,你却为此一惊一乍。我相信,不用十年,你会变得比我更保守,你会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多么无知。我不愿给你们贩卖虚假希望,是因为我已经被别人贩卖了十年,我只愿让你看到真实,看清脚下的泥泞,这样你才不至于在未来的路上掉进泥坑无法自拔。

我知道所有读者都能认识我写下的文字,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读懂其中的观点并理解,真正全部读懂我写的文字至少要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我完全理解你们的冲动、抱怨和怒气。每个人都要阅读不同类别的文字,但愿你能读懂我文字里流淌的热血。

标签:头发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