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部分发友对植发医生都不满意?

植发医院专家 165℃

上个周六,也就是7月21号,是我们济南院部的院庆日,正逢暑期,预约来院检测或看看的发友有很多,于是,我们一合计,不如趁此机会开设一次大型发友会吧。

同事在济南院部200m之隔的新闻大厦租了一间会议室,我邀请了北京院部的艺术种植“大师”陈彪医生和几位兄弟院部的美学顾问医生,当然,为了让大家近距离看到真实的植发效果,我们还邀请了美丽的瑞丽模特卢媛媛女士,修复发际线一年半的她仿佛更忙了,不过收到我们消息后,仍然第一时间回复并确认了到场时间,术后的发友除了卢媛媛,还有我们大家都熟知的小蔡,就是植发被央视报道的小蔡,以及快手平台的植发帅哥小冉,都到了现场,写到这,正好趁此机会向大家说一声感谢!

发友会会议室一角

虽说是大型发友会,但考虑到会议室面积和时间问题,我们只邀请了一百多位比较近的发友,可21号下午还没到会议入场时间,会议室前的走廊上已经站满了等待的发友,大家都是呼朋引伴、携亲朋好友一起来的,7月的济南,天气正闷热,很多发友脸上已经布满汗珠,仍然耐心的等着,看到这些情况,我们赶紧通知所有医生抓紧时间入场,医生就位之后,立即安排大家入场。

提前准备好的120份礼物瞬间一扫而空

感受到了山东兄弟姐妹的热情之后,我却犯了难,因为人多,会议室的座位明显不够,让大家站着听讲座、咨询医生显然不合适,还是几位发友帮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一位发友说

“尹医生,我们来就是想找个解决方案的,临时搬个凳子就可以”

他们几个找酒店的小哥多加了几十把椅子,就这样坐在临时的凳子,开始了我们这次的发友会。

发友会即将开始

会议很顺利,我给大家讲了我所总结的一定有效的治脱方式和植发的基本原理,卢媛媛大美女给大家讲述了一下自己植发的感受,还有对脱发的看法,她说到自己老公脱发后的变化时(是的,她已经有老公了……),那种消沉、不自信,真的激起了大家感同身受的情绪;场上的同事们一直在游走着给大家回答问题或者做个基本的脱发诊断,虽然很喧闹,但发友们都说得到了很多。

当然发友会的必备福利不止是医生亲诊、入场礼包这些,对近期有打算植发的发友,我们也狠了一把心,送了不少折扣,换句话说,相聚一场也不容易,力所能及的让大家都满意吧。

幸运时刻剪影

散会的时候,一位来自烟台的发友,专门来到我面前,递我一支烟,我摆摆手说:

“不好意思,我不抽烟,你这头发也少抽点……”

他哈哈一笑,把烟又重新装进了口袋,跟我说

“尹先生,听你讲了一下午,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脱发真的很难治,我之前真的误会了不少医生,总感觉个个都是庸医,方式怪多,没一个有用的”

我有一点点尴尬,也有点忐忑,问他

“那你觉得我下午讲的真的有用吗?我也只是讲了几个常见的治脱方式”

他眼睛一瞪,很认真的跟我说:

“那咋能没用呢?我听完之后最起码清楚脱发到底该咋治了”

把发友们送走之后,我也想了很多,这位烟台的发友并不是个例,我曾经问过很多来院的发友之前的治脱经历,大部分人的回复都是“之前的医生什么都不懂,换了好多方式都没有什么用”。

我相信,从我这里走出去的发友,肯定也有人会觉得“尹医生这方法不行啊,没效果呀”,其实这是大部分治脱医生共同的痛点,之所以大家对治脱医生不满意,其实根源还在于对脱发的认识上。

治疗这个词针对的是疾病,脱发说疾病算不上,不疼不痒的,但是脱发却又可以对人的心理、情绪产生负面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说,它能称得上一种疾病,并且因为脱发的特性所在,它还是一种顽疾。

1/治脱医生痛点一:治脱时毛囊已经消亡了

正常情况下,当我们发现自己有脱发症状时,一般脱发已经开始了很久,说不定这时候大部分脱发区域的毛囊已经萎缩了,因为在生活中,有哪个头发正常的人会经常关注自己的掉发量呢?一般都是掉发严重了、头发明显稀疏了,才开始关注自己的头发,正所谓失去的才是珍贵的。

我们对头发的这种认识,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防脱悖论,不脱发,我不会预防,发现脱发后,已经预防不了了,因为毛囊是不可再生的,一旦消亡,永不复发……所以大家发现自己脱发后,会觉得怎么用药,发量都回不到当初了,原因就是这个。

2/治脱医生痛点二:治脱方式的见效期太长

除了毛囊消亡这个痛点,治脱医生还常常被误会在等待期上,头发有自己的生长周期,其实可以简单理解为每一个毛囊也会生老病死,就像水螅一样,老的死掉时,会在自己附近新发一个新的,毛囊也是,老的毛囊消亡后,按照正常节奏,会在自己的末端膨大区域新发一个毛球,发育成毛囊,长出新头发,这个换班的过程大约需要4个月,所以不论啥治脱药物,想要见效,最少要用4个月,当然为了巩固,我一般建议大家用6-8个月,比如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

可是事实上,在意识到脱发严重后果之前,很少有发友能坚持使用药物6-8个月,毛囊这个东西,其实很脆弱,尤其是雄脱发友,熬个夜、撸个串,再加上用药不及时,折腾三两下,毛囊就驾鹤西游了。

3/治脱医生痛点三:大家对治脱方式的期望值太高

一旦获得一个治脱方案,大家总是希望它快速起效,最好2-3周见到成果;希望它根治脱发、永不复发;希望它价格便宜,最好每月200-300元,所以这种想法的后果很明显,大部分发友都被一些治脱“神药”带着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镜子前,发现自己的发量更不如从前……

4/治脱医生痛点四:发友们得到的无用信息太多了

“尹医生,我隔壁家大姐的外甥女的相亲对象说,他用xxx方式治好了脱发”

“尹医生,中医说这是肝肾亏虚,十全大补汤三剂就见效”

“尹医生,脱发应该不是什么大毛病吧,毕竟人体细胞的自我复原能力那么强,毛囊细胞也是细胞啊”

很多时候,我总是想拒绝回复这类问题,但是我不确定大家是不懂还是懂的太多了,只能机械地将脱发原因向大家一股脑倾销,可机械过之后,又不免后悔,我担心这种强压式的教导会适得其反,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口舌去向大家讲述更多东西。

今天向大家说的这些,其实目的很简单,治脱是一个需要正视、需要坚持的事情,有时还需要一点小幸运,比如在发友会中奖的那些发友,参加一个会议,轻松节省几万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