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那雄胺与左胸不适

脱发原因治疗 12℃

我一直思考:非那雄胺为什么会引起左胸不适。

这几年,我碰到很多这种情况:使用非那雄胺一段时间,左胸不适,到医院检查一无所获。好像无病呻吟。

医学上有一种症状叫:躯体形式障碍(Somatoform disorder)。躯体障碍(physical disorder)对应着心理障碍(mental disorder),当你的情绪出问题你会焦虑、抑郁,这是心理障碍。当这种不良情绪渗透进入肉体后就会表现出的躯体症状(Physical symptoms),而经过各种医疗检查排除身体疾病就很可能是躯体形式障碍。

于你而言,这种躯体症状真切存在,你会感受到诸如左胸疼痛不适等各种各样的躯体病痛,这些症状进一步加深你的焦虑和抑郁情绪,这些情绪进入肉体加重你的躯体症状,形成完美的恶性循环。你越来越担忧,躯体症状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你觉得自己浑身是病。

但这一切只不过是你的不良情绪导致的躯体症状而已。人的思想与情绪就如同计算机中的代码和软件,人的肉体就像计算机的各种硬件设备,电脑病毒损坏系统代码会让计算机表现出硬件损坏的表象,但只要检测过硬件不存在问题,就要想办法杀病毒修复代码,当软件恢复正常硬件自然也就恢复,当我们的思想完全健康(积极、乐观、向上),我们的肉体也会运行流畅舒服。

生活不如意,焦虑抑郁情绪增多,你的思想和情绪如同计算机系统中病毒出现卡顿,这些不良情绪日积月累又无处发泄,它们通过一定的形式渗入你的肉体,你会感受到疲惫、紧张、心慌、头晕、胸痛等躯体症状。不良情绪从软件渗透入硬件设备,得逞之后变本加厉对整体系统发起猛烈攻击,整个系统陷入瘫痪状态,一切都不好。归根结底这只是一行代码错乱引发的系统软件问题,但在真正找到问题之前,你很难将其复原。

我怀疑,但我不确定,非那雄胺引起的左胸不适就如同躯体形式障碍。本身脱发带来长期无形压力会让人焦虑,用药之后担心药物副作用而过分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稍有不适就敏感的和药物联系起来,这种长期压力和不良情绪悄悄渗入肉体会表现各种各样的躯体疼痛和不适,这种不适得不到及时处理,就会开启恶性循环。

脱发是肉体硬件的一种老化与磨损,这种老化带来的伤害会引发软件思想情绪的运行异常,软件的严重异常又会导致躯体其他部件信号错误,产生躯体障碍。而且你的软件系统越灵敏(性格越敏感)这种异常表现越明显,影响越深刻。人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思想软件和躯体硬件既紧密结合而又相互独立。理性的讲,我们应该及时止损,不应该让这种躯体损伤扩散蔓延至思想软件系统,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这么聪明,这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于是,我们一边面临着躯体脱发症状,另一面还要不停修复软件思想系统,补丁越补越多,修复越来越难。

这两年,我一直在刻意练习一种能力:把自己的思想情绪和躯体外界分割开来。我们的思想和情绪不应该被外界事物控制左右,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因为外界事物,甚至我们的躯体都不完全受我们控制,既然它们不受我的思想控制,它们又有什么资格控制我的思想。而一旦我的思想被这些无法控制的事物左右,我的思想就不再完全独立自主,不完全独立的思想出问题之后我们也难以进行很好的修复。这就如同一台计算机硬件设备可以随意篡改其软件代码,这会给程序员带来无尽的忧伤,而又毫无办法。当务之急,便是切断硬件设备篡改代码接口。这两年,我一直在寻找这些接口并试图将其切断,效果明显。

庆历六年秋(1046年),北宋文学家范仲淹就写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豪言壮志。岳阳楼栉风沐雨千年巍然不倒,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心驰神往,但有几人能真正读懂范老先生笔下那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又有几人能做到?

标签:非那雄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