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那雄胺的前世今生

脱发原因治疗 5℃

1999年,Jess Cliffe和Minh GoosemanLee在业余时间为所在公司Valve的一款游戏《半条命》开发了一个模组,这就是的《半条命:反恐精英》,简称CS。后来的事情,有点年纪的人应该都知道了。

2005年,IceFrog接管了一个基于暴雪游戏魔兽争霸3的一个自定义地图,这张地图在他的努力下变得不断完善,甚至超越了它的本体魔兽争霸3,成为旷世大作,这就是DOTA。

现在,稍微了解脱发治疗的朋友,都听说过“非那雄胺”和“米诺地尔”这两种药物,在目前的医学水平下,这两种药物是人类有史以来治疗效果最好、临床论证最多的生发药物,但是它们最早都有其他用途,治疗脱发只是意外之举。

今天老徐给大家讲讲这两个药物的一些历史和背景故事,希望大家在对这两个药物能有进一步的认识。医学上的任何进展都很艰难,但正是因为充满艰辛,所以那些成果才更应该得到我们尊重。

——————————————————

非那雄胺是怎样诞生的?

非那雄胺也是一种药物成分,英文名Finasteride,化学名N-(1,1-二甲基乙基)-3-氧-4-氮杂-5-甾-1-烯-17-酰胺,这个成分并不是天然的发现的,而是人工合成的。

1942年,James Hamilton发现那些在成年之前就接受阉割手术的男性成年以后永远也不会得雄性脱发,这个发现让人类第一次注意到男性脱发可能和睾丸(睾酮)有关系,当时人们已经可以在小范围内进行毛发移植手术,但对于脱发治疗其实一无所知,而Hamilton的发现让这方面的研究成为可能。

顺便一提,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脱发分级图,专业的说法应该是汉密尔顿分型(Hamilton-Norwood分型),共分为7级12型脱发类型,这是现代脱发学的基础之一,这个汉密尔顿就是最早发现脱发和激素关系的。

但是Hamilton没能有进一步的研究,当时脱发治疗的商业价值很低,除了一些纯理论的研究,没有哪个药厂愿意大力支持这个项目。

1974年美国一个学术论文指出,有部分生育缺陷的人体内无法合成5α还原酶和双氢睾酮(DHT),这些人的前列腺发育非常缓慢甚至没有发育。

这个报告在很多人眼中只是一个普通的学术论文,但是在另一个人的眼中却蕴含着无限商机,这个人叫P. Roy Vagelos,他是默沙东公司的主要研发人员,在了解到5α还原酶和双氢睾酮对前列腺发育的重要作用之后,他猜想可能通过抑制DHT的方法来抑制前列腺增生的问题。

非那雄胺就这样诞生了,代号MK-906。

——————————————————

通过一系列漫长和反复的论证,FDA认可了非那雄胺的药效。1992年,非那雄胺5mg被批准用于男性前列腺增生,默沙东给它起的名字是Proscar(保列治)。

药物正式面市后,人们发现这种药物的副作用还是不少的,比如对性功能的影响,引发性欲降低、射精减少、精子活性降低等等,但是这个药物的主要使用人群是中老年人,对于这些副作用还算能接受,不过另外还有一个副作用倒是很多人没想到的——它能长头发。不管你是秃顶还是头发稀疏的人,服用非那雄胺之后,头发的发量和生长情况明显好转。

在Hamilton提出雄激素脱发理论之后,其实也有大量的药厂在小范围的尝试研发治脱发药物,但是全部都无法通过FDA认证,反而是非那雄胺这种针对前列腺人群的药物,倒是意外的对脱发有惊人的效果。

这就叫无心插柳,和隔壁的米诺地尔是一个路子出来的。

默沙东公司敏锐的注意到非那雄胺的这个副作用,抓紧进行临床试验,很快1mg的非那雄胺治疗脱发也通过了美国FDA认证,这次它的名字是Propecia(保法止)。

如果你买过保法止和保列治,你会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1mg的非那雄胺(保法止)比5mg的非那雄胺(保列治)售价要贵很多!

从常识来看,同一个药物成分,含药量小的药物反而更贵,这很难理解,但是如果我们看问题的本质,就会很容易理解。

这个问题的本质是,治疗前列腺增生的药物有很多可以选择,它的价格需要考虑到市场竞争,而治疗雄激素脱发的药物目前可是只有这唯一的一种!(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并非直接竞争关系)

——————————————————

专利就是印钞机,默沙东可是明白得很。

默沙东不仅在美国搞专利,还在很多其他国家也申请了专利。因为它这个药物本质上生产工艺并不难,所以急需要专利保护。这个专利意思就是说,用非那雄胺这种5α还原酶抑制剂治疗脱发的方法是我们想出来的,你们不能自己偷偷生产这个药物。

一般来说专利权确实需要受到保护,而且这个药物也确实是默沙东第一个搞出来的,普通国家也都认可了,但是印度这个国家比较轴,他们认为非那雄胺是已经存在的化学物质(之前用于前列腺增生治疗),所以不能申请专利,只有全新的未知的化学物质才符合专利申请条件,这就有点流氓了,但是默沙东也束手无策。

于是,在早期,除了美国保法止之外,还有印度保法止这个药物,印度保法止更便宜一些,狠狠捞了点油水。

再到后来,中国也不干了,2004年国产制药公司也开始生产1mg非那雄胺用于脱发治疗,价格更便宜,默沙东忍不了,漂洋过海打官司,以失败告终。

这一点我们实事求是的来说,外国人跑到中国来告中国的公司,基本很难胜出,因为中外文化和理念确实有差异。很多年前,某国内游戏对战平台直接拿出暴雪所有的游戏放在平台上让大家排位对战,暴雪一看你们这不是山寨我们暴雪战网吗?立马打官司,官司没打赢,加速成立了暴雪中国这个分公司建立前方根据地,还是没赢。最近几年,美国NBA巨星乔丹听说国内有个运动品牌叫“中国乔丹”,一想我自己的air Jordan在中国卖个鞋这么艰难,你这是哪个乔丹?打过NBA没?于是打官司,最后中国公司宣称,我们品牌叫乔丹,你品牌的名字叫“jordan”,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嘛!也没打赢。

所以最终非那雄胺这个药物算是逐渐在全球遍地开花,它是目前我们对抗男性脱发最有利的武器。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还是只能说四个字——无心插柳。早期非那雄胺是为了前列腺增生而研发的,没想到却成为了治疗脱发最好的药物之一。

但是这个偶然也并非完全偶然,因为人们当时已经意识到脱发和雄激素的关系,所以当非那雄胺出现临床头发增多的副作用之后,立刻和这个理论对应了起来,也加快的药物研发的进度

标签:非那雄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