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如其来” 亚洲男性为脱发所苦

脱发原因治疗 4℃

亚洲男性头顶渐渐“凋零”

虽然父亲有“M型”的发际线,但来自中国东北的埃里克斯·韩从没想过,自己在20岁出头就开始大量脱发。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研究表明,几乎所有白人男性都面临一定程度的“雄性脱发”问题,且其中一半人中年就“毛发凋零”,而亚洲男性尤其是东亚男性,一直是世界上谢顶率最低的群体。

2010年,一项针对中国6个城市的研究发现,18岁至29岁的男性中,只有不到3%的人遭遇了“雄性脱发”;30岁左右的男性中,这一比例刚刚超过13%。韩国此前的研究表明,该国只有14.1%的男性苦恼于大量脱发。至于日本男性,其大量脱发的时间比欧洲男性晚约10年。

然而,正如韩后来发现的那样,“不易脱发的基因”并不能决定一切。近几十年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男士发型随之改变:压力、缺乏睡眠、不健康的饮食和吸烟导致男性群体的脱发问题变得常见。

“当时(20岁左右)我正准备考研,压力很大,睡不踏实……但那时发际线还在‘掌控之中’。”如今34岁的韩告诉CNN,“在北京读了3年硕士后,我到德国读博士学位……不仅是我,那里的其他亚洲学生也有脱发的烦恼。”

在中国,大量脱发可能已成为包括韩在内的年轻人普遍面临的问题。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对5万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30岁左右的人群较其他群体更易脱发。有报道称,中国90后的受访者中,近三分之一的人感到自己的头发“变薄了”。清华大学一项针对学生群体的调查发现,多达60%的学生经历过某种程度的大量脱发。

随着科技进步、生活方式和可支配收入的改变,人们开始把植发视为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美国市场研究公司“Statistica”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植发市场的规模预计将达到208亿元,是4年前的4倍多。

不久前,韩到泰国接受了植发手术。医生花了大约10个小时,从韩的胸部和颈后摘取数千个毛囊,移植到他的头部。手术花费约9000美元,至少要等几个月才能看到成效。韩希望他的发际线能在“两三个月内恢复正常”。“那时,我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他说。

在亚洲,光头容易“被差评”

世界各地的男性大多对谢顶心存恐惧,不少人觉得,这会严重影响自信和职业前景。“男人的发型对第一印象至关重要。”韩告诉CNN。

CNN指出,在东亚流行文化中,人们更青睐头发茂密、脸庞孩子气的男性形象,这一点在韩国流行音乐和中国香港电影产业中都有反映。“亚洲不少年轻人热衷追随这样的偶像,比如TFBOYS。”韩说。这与欧美对男性的审美倾向大相径庭。

韩国研究机构发表在美国《国际皮肤病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发量正常的受访者中,90%的受访者认为,谢顶的男性显老、缺乏魅力。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在2018年敦促雇主不要歧视“无发者”。

37岁的大卫·寇在韩国首尔当记者,他告诉CNN,在韩国街头很少见到光头,“很可能是因为这令人们感到不舒服”。

“在老一辈看来,光头说明一个人性格反叛,或者标志着某种‘社会问题’的倾向。这些观点今天几乎不存在了,但人们对光头男性仍然有所忌惮。”寇认为,亚洲不少人将光头的人视为“黑帮成员或犯罪分子”,这或许是男人不愿以光头示人的另一个原因。

西方的研究表明,在光头更常见的国家,人们对此的负面印象较少。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发现,看到被数码技术去掉头发的男性照片时,大多数受访者认为他们“更有控制力、更高、更强壮”。

美籍华人企业家索·特乔曾在亚洲多个城市生活。旅居北京期间,他开始大量脱发。令他烦恼的是,“亚洲人比欧美人更喜欢对别人的头发评头论足”。“人们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谢顶了)。他们通常没有恶意,只是随口评论。我不会生气,但会牢牢记住。”特乔告诉CNN。

“我剃过光头,但那不适合我的头型和体型。”他说,“演员‘巨石强森’和杰森·斯坦森很好地驾驭了光头,但他们都不是亚洲人。我觉得,包括我自己在内,亚洲人的身材更为苗条。如果必须在‘苗条的光头’和‘充满肌肉的光头’之间作个选择,那我认为(适合光头的)身材自然是越魁梧越好。”

2018年,特乔在泰国曼谷接受了植发手术,一年后才看到效果。不过,拥有新发型是“一大幸事”,极大地改善了他的约会体验。

为特乔做手术的医生丹克恩·帕松万尼是研究脱发的领军人物,他告诉CNN,亚洲植发诊所的数量在暴涨,他的诊所“生意红火”。“2020年的数据显示,亚洲男性谢顶的数量增幅惊人,饮食是导致变化的关键因素。”他说,“很多白人告诉我,‘你们亚洲人不会秃顶’,这显然不是真的。”

标签:亚洲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