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抗雄性脱发历史上的三次重要成果

脱发原因治疗 123℃

聊聊和脱发相关的历史和故事。

人类在几千年前就开始脱发了,脱发真的不是现代人特有的现象。

早在一千多年前,有“现代医学之父古”之称的古希腊医生希波可拉底,就是一个典型的雄性脱发患者。

作为一名医生,他曾经试图在自己的头顶上涂抹过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想让自己的头发长出来,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他最奇怪的生发偏方:

a mixture of horseradish, cumin, pigeon droppings, and nettles

辣根,孜然芹,鸽子粪便和荨麻的混合物

这个偏方看着奇怪吗?现在看着着实有一点奇怪,但是在古希腊时代,这绝对是比较先进的治疗方案,而将近两千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现代人不是也还在尝试各种偏方吗?只是以一种更高端的形式出现,祖传秘方育发液。

希波克拉底脱发很彻底,只剩下后枕部和侧部的一圈头发,被人戏称为“Hippocratic wreath”(希波克拉底花环),仔细看他的头发确实有点像花环。把脑袋围了一个圈。

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个时候,聪明的希波可拉底就发现,脱发其实和性别有很大的关系,男人更容易脱发!

发现这个现象其实并不难,但是要证明这个事实却有一定的难度!

上世纪40年代,耶鲁大学医学院的Dr. James Hamilton,完成了这项工作,发表了一篇长达30页的学术论文,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和证明。

Dr. Hamilton对104位阉人(中国人叫太监)进行了分析研究,研究他们被阉割的时间以及他们的头发状况,Dr. Hamilton发现,如果一个男性在性成熟之前被阉割,那么他几乎不可能脱发!发际线会停留在青春期时候的位置,当然了,他们也永远不会性成熟。

论文中给出了一些成年阉人的发际线照片,你可以看到,他们的发际线是非常低的,头发也非常的粗壮健康。

这个研究发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时候都还是黑白照片。

为了证明雄性激素在脱发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Dr. Hamilton给这些阉人注射雄性激素进行激素治疗,他预期的情况发生了,那些有家族脱发遗传的阉人在接受雄性激素注射治疗以后开始出现了脱发现象。

同一个家族成员,父辈脱发,而被阉割者头发茂盛。

通过注射雄性激素治疗四年之后,开始出现脱发现象,发际线明显后移。

Dr. Hamilton做了很多研究来证明脱发和雄性激素之间的关系。1942年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以学术论文的形式发表在了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Anatomy上,文章名字叫:Male hormone stimulation is prerequisite and an incitant in common baldness(雄性激素是普通脱发的先决条件和刺激物)

这篇文章在提到脱发的时候用了一个词叫:common baldness,这个词可以翻译成常见类型的脱发,因为那个年代还没有雄性脱发AGA的说法,正是Dr. Hamilton的这个研究才有了雄性脱发的说法,可以说是Dr. Hamilton创造了Androgenetic Alopecia(雄性脱发)这个词汇。

所以说耶鲁大学医学院的Dr. Hamilton是现代雄性脱发研究的开创者,他为雄性脱发的研究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但是他的研究仅仅证明了两点:雄性激素是雄性脱发的必要条件,基因遗传是另一个必要条件,但是他并不知道,真正导致脱发的是雄性激素中的双氢睾酮而不是睾丸酮。

1942年,Dr. Hamilton的研究是人类在研究雄性脱发的历史上首次取得的重要成果。

1974年,美国康纳尔医学院的Julianne Imperato-McGinley在参加一次生育缺陷会议时做了一个学术报告,讲述了她们的一些研究成果,她们研究中发现在加勒比地区有一些生育缺陷的双性儿童,出生时性别不明确,从出生到青春期都一直被当成女孩,而到青春期以后逐渐发育成男性。

后来她们研究发现,这种生育缺陷是因为基因变异导致体内缺乏一种叫做5α还原酶的化学物质,体内无法形成雄性激素双氢睾酮才到这了这种生育缺陷,这些人生殖器官很难发育成熟,另外发现这些人成年之后不会脱发。

这个研究可以说是人类对抗雄性脱发过程中第二次重大发现,真正引起脱发的是双氢睾酮而不是睾丸酮,虽然它们都是雄性激素,这个发现为Dr. Hamilton的研究做了进一步的补充。

当时默沙东公司的基础研究主管Roy Vagelos听了这次报告,他非常有心,想到是不是可以模仿这种生育缺陷来抑制5α还原酶的产生,当然,他并不是为了解决脱发问题,而是为了治疗前列腺增生问题。

很快,默沙东公司开始了对5α还原酶抑制剂的研发,代号MK-906,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非那雄胺。

可以说这是人类第三次,在对抗雄性脱发的路上取得的成果,这一次直接开发了药物,虽然不是专门为脱发而研制的,但是非那雄胺在治疗前列腺增生的同时确实也能对抗雄性脱发!

人类文明发展至今几千年,人类对抗脱发也有上千年的历史,在我看来,人类真正在对抗脱发上取得了进展的主要就是这三次,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现代植发技术的发展,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植发,但是植发技术确实为一部分人解决了问题。

时至今日还一直有人在问:到底如何确定自己是不是雄性脱发啊?

你一旦脱发基本就是典型的雄性脱发,没有什么检测测试能够证明你是或者不是雄性脱发,最主要的是靠医生的眼睛,还有就是雄性脱发在脱发中所占据的绝对的主导地位。因为雄性脱发的两个必要条件,雄性激素DHT和基因,前者测量的意义不大(脱发者DHT并不比正常人高),后者基因目前没有办法确定和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