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治疗是工笔画,植发是国画

头发新闻活动 0

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说过,医学的艺术乃是一切艺术中非常不凡的艺术,他也在表述这样一个观点:医学即美

李院长在讲课的时候经常会告诉我们,“美是一种感觉,难以用语言描述,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更准确的说是一种主观感受”。但是这种主观感受是以客观物质做基础,这种主观与客观之间的关系需要我们医生认真研究分析,看清楚它们的“真实面目”。

01

植发美学的“形和量”

医学世界里的美需要外物去承载,植发的美需要一根根头发合理的、自然的排列。人们头顶上每个部位头发的方向都是不一样的,发际线大约25度,而头顶差不多70度,两侧的头发是服帖下来,接近90度。

以发际线为例,矩形的发际线是男性的专属,所以看起来很阳刚。但是部分女士也有矩形的情况,这就需要结合颅顶和脸型来定。另外像M型发际线中有一个特例,就是有美人尖的情况,这样的发际线如果搭配鹅蛋、心型、瓜子脸,同时颅顶高,会非常美,看起来很聪明、可爱。

颅顶低、方脸、无论男女,都不太合适M型的发际线,它会让女性看起来不够柔美,男性非常显老。

此外,每个人的头发不尽相同。男人种发际线取后脑勺较粗的位置,而女生选取较软头发,遇到头发特别稀少人,还要把所有毛囊分成单根的,种上后才会显得多,而发亮浓密才能彰显年轻活力,生机勃勃,给人以愉悦的视觉享受。

02

植发美学的“神和韵”

“种发”和“植发”会让很多人联想到“种”植树木,给不少人造成错觉认为这是个简单活儿,好像只需要细心,植发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其实不然,李院长曾用画画对于医学、整形和植发的关系作比喻,那就是:

医学治疗是工笔画,只要架构完成了就没有毛病,肠子断了,接上肠子;整形有点像油画,一定要通过塑性画出神韵,要有很强的造型能力;植发则像写意国画,一定要表现出人的神韵。

国画讲究用墨,国画大师的作品总是浓淡相宜、色墨交融、水墨意趣、挥洒自如、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从某种意义上讲,植发医生同样是用线条勾画画面,发际的走势勾勒出“画面”的平稳布局,头发稀疏、浓密构架了“画面”的浓淡相宜,头发排列角度决定着“画面”的整体取势,植发医生只有对头发张弛有度的利用才能创造出令人满意的“作品”。

“美”的感觉是愉悦的,当我们看到美的人和美的物时,会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从生理层面去分析,大脑会让人体验愉悦感觉的脑啡肽的分泌增加。

“美”是我们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希望每一个医生都能够去“发现”它,去“唤醒”它去,去“照亮”它......

标签: 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