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头发的故事

头发新闻活动 15℃

头发虽然人人都有,也是因为它是受之父母的东西吧,但仍觉得它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都说头发是烦恼丝,除了剃度的没有了烦恼的和尚尼姑,剩下的却是无以数记的被烦恼着仍然爱不舍的蓄发的男女,可见,烦恼还是比较受大多数人不讨厌的玩意。

说别人似乎有些扯得过远,还是说说我和头发的点点滴滴吧。

打我记事时就知道自己长了一头乌黑发亮的好头发,为此,我真的感谢父母。

六岁左右的时候,我是梳着一个朝天锥儿的。

七八岁开始则梳中间分缝儿的两个辫子。每天,都是吃完早饭后,妈给我梳。有时扎辫子的塑料丝或发带被我淘气弄脱落了,辫子散了,我自己也编辫子,可是,只能编好右面的一条,左边的怎么努力地编,结果都是反着的,样子滑稽得很。遇到妈没空理我时,我就得梳着这样的辫子去上学。怕人笑话,我都不敢抬头。

有时妈怕我弄散了,编辫子时编得非常紧,感觉头皮都被头发揪下来那样辣辣地疼,我要是咬牙挺着也就罢了,如果呲牙咧嘴抱怨,妈就会一边照样使劲儿边编恶狠狠地说:“不编紧点儿,一会儿你就得破马张飞地像个疯子。”我心说,都要揪掉了肉了,还不是照样散花儿吗?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还是得忍受着。

平时头发顺溜还好,等过了个把星期不洗头时,擀毡了,那两条辫子,想散都散不开,头发丝都像乱麻一样搅合成一团儿。妈妈用梳子起先是蘸水慢慢地梳理,干梳理不开了,她失去了耐心,便不自觉地出手狠了猛了。头发不长在她头上,她根本感觉不到,可把我给疼死了,真希望自己立刻就变成秃脑亮。

那时我真恨我的满头黑发,回想当年的锥心疼痛感受,我才懂得“揪着小辫子不放”这句话的含义。

看见爸和哥他们经常被妈理成清爽的短发,我多希望也是一个小子,那样,就不用留长头发遭被揪小辫子的罪了。

当我跟妈吐露心声时,妈则说:“是你托生差了,你看谁家闺女不梳辫子?”

原来妈喜欢辫子,是为了让我好看,怕以后找不找婆家。

我十四五岁时,就能得心应手地梳辫子了,而且,梳得比妈水平都高。我头上又黑又长的两条辫子,现在回想起来,绝对不亚于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辫子粗又长的盛况。

那时候,扎头发的发带还没有皮套儿,平时只用透明的多色的塑料丝缠辫梢儿,得等过年过节才能有红绿粉的绸子发带结成辫梢或辫子根儿上的蝴蝶结儿。

刚刚会自己成型地梳头发没多久,就到外地上学了,记得上高一的时候我还是过腰际的长辫子。有一回,后座淘气的一个男生,竟将我的一只辫子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地系在椅子背上,我一点都没发觉,等到下课时,随着老师一声下课,起立时,我把椅子带起来了。又体验了一回被揪住辫子的难受滋味,而且,男女生都不说话的年代,那个男生把我给气的,当然是狠狠地训了他一顿。他自知理亏,只是在帮凶们的助威下,狡黠地笑却也没说什么。这个事情过去多年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有人提起来仍乐不可支。

后来,开始时兴扎羊角辫儿了。

咱也不是落伍的人,我立刻就自己做主剪掉了长长的黑辫子,而在自己头上支起来两只弯弯的绵羊角。最初同学见了,就揶揄地喊着我后桌男生的名字做着系辫子的动作,再坏笑。那意思很明白:看你以后还怎么系人家的辫子了?连护头发的妈见了,因为我学习没时间伺候长头发,训斥我几句也就过去了。

读高中的时候,兴起了小子头,我又以学习忙为借口,让妈立刻给我剪出来一个。直到参加工作了,我还留着这样的发型。

结婚时,婆婆好心建议我烫全发,可那不是我想要的风格,我勉强烫了一个当时流行的扣头,算没辜负她老人家的心愿。

生女儿前我又剪成了小子头。等女儿一岁以后,我开始留起直披肩发。记得中间有一次下乡,不小心招上了虱子。回来,丈夫都过来帮忙,却怎么也弄不干净,没办法,又被迫间短了头发。等到再长长后,就一直没大规模剪过了。想想,现在再去那些即使最落后的乡村,也没有招上虱子的可能了。如果这只是因为农村卫生条件好了,而消灭了虱子跳蚤这些害虫,那该多好啊。

人说久病成医生,我以为久留头发,也能练就自己给自己当理发师的胆子。我自己剪发,用那种叫削发器的工具,对着镜子自己就敢下手。因此,理发店真的好多年,都没赚到我一分钱。

前年冬天,去我家楼下理发店染发,在服务生请求帮她完成任务的情况下,我破天荒地烫了一个披肩卷发,这该是我今生第二次烫头发。

大家都说很漂亮,自己也没觉得难看。可是,每次洗头发之后那般护理和伺候,实在让我挠头。好在我的头发长得特别着急,不到半年,那些卷头发已经长到肩膀处,早等不及的我,三下五除就剪掉了那些弯弯儿绕。

我的头发又回复到了清汤挂面的样子,就是女儿说喜欢看的样子。

最近这一年多,脱发却突然严重起来,还长了不少的白头发。掉的都是黑头发,白头发,长的比黑的粗壮多了,从来没见掉过一根。我常边清理掉得到处都是的头发边跟丈夫说:“头发掉得这么厉害,是老了,我都做不了贼,因为,只要所到之处绝对不会不留下我的脱发。”

稍微能安慰下的是,虽然,长得没有掉的快,但毕竟一直在边脱落边生长,否则,脱发了这么久,我现在都能直接出家当尼姑了。

烦恼着头发的脱落,我也没更深层次地考虑过其所以然。

去年,一个特好的朋友,给我买了一件肩膀上带小皮草的裙子,穿起来应该洋气又青春。是我自己的颈项和身体长的比例不够协调吧,看上去,好像缩脖儿端膀儿的,感觉不但没打扮好看了我,倒丢了好多的分。

不加分还丢分,那可不成。尽管衣服不能改变了,但是咱可以改变发型去配合衣服啊。

说到这里,足见,在后来朋友问我剪短头发的原因时,我说“头发剪掉了可以再长出来,衣服美丽的衣服是朋友的美意,辜负了,就不好挽救了。”并不完全是调侃。

根据以往留短发的记忆,根据自己脸盘大的特征,我觉得自己应该留那种能够装小脸显年轻的发型。

要说网络时代可真好,需要什么资料,上了百度就能搜索到。

我在网上浏览了好多网页,发现我自己预想的那个发型叫波波头,如果烫过了的就叫内卷波波头,是韩国人发明的。一直认为韩国人特会打扮,所以,我更坚信了这个发型的美丽功效。

星期天,跟丈夫从婆婆家出来,就奔我家小区楼下的浪涛理发店而去。

到门口的时候,我先进门,看老板在,就问他有没有空,想请他亲自为我剪发。他说有空,我丈夫便去收发室边看电视边等我了。

服务生为我洗完了头发,老板让我坐在对着大镜子的椅子上,指着墙上的大宣传图片,问我是不是要剪成那么短的。我说我脸盘大,剪那么短的不行,然后说出自己的设想。他说:“短的也不见得不适合,如果非剪你说的那样,也不能像正常的那么长,会显得你脖子短了的。”我说:“所以,我才让你亲自帮我设计。”

他边给我修剪,边跟我说养护头发的知识,说我该定期给头发做营养。起初,我觉得他有些做广告的嫌疑,接着听了他给我说的闻所未闻的行话,让我立刻改变了先前的小成见。

他说,头发脱落,头发长,容易挂断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因为头发太长了,营养跟不上,发质变脆,才不得不脱落的。还说我早就该留短发,养养头发,恢复了再留长发。

我说,十几年我都没有到理发店打理过头发。他说,自信的人是不太注重头发的,你肯定是个对自己有信心的人。

他这一席话,让我觉得这个年轻的老板,脑子里真有东西,之所以能成为老板,自然有他的道理。

感觉差不多了,我轻轻地不影响老板修剪地伸手取过台上的眼镜,戴上,往镜子里一看,一个圆圆脸的自己,出现在眼前。

感觉达到了自己预想的效果,我笑了,我看到镜子里的我也笑了,笑得很灿烂。

这时,老板还在用吹风机给我吹头发的型状,突然,一晃儿,我感觉丈夫从镜子里我的身后经过,朝前走去。我回头看时,他正好也转回来,笑着说:“没认出来你。”

看到丈夫的笑容,我知道,至少,剪了头发的我没有比原来难看。我放心地说,你付钱去吧。我则走到物品柜子前,取出自己的包和大衣,乐呵呵地跟丈夫回家了。

回家我就要向几千里外的女儿报告,丈夫说:“照了相发给她再告诉多好。”

这就开始拍照,照了一大堆,立刻发到了空间。

还没等丫丫看到,空间的朋友们纷纷做出了反应,都夸我的创意。

周一,当我以新的发型出现同事们面前时,大家也都感觉特别新鲜,有的同事,扶在我办公室的门口,俏皮地说:“还以为这个办公室换人了呢。”

反正一看到我的人,无论在办公室还是在走廊,都马上发现了我的变化。

我知道,这不仅是我多年不变的原因,而是,周围的亲人同事朋友熟人对我注意了的缘故。

因为一个发型的变化,轻易地让我体验到了被人关注的快乐。看来,不是生活缺少生机,而是需要我们去激起一个个欢快的浪花啊。

南山竟然也有菊写情感

发布时间:02-1411:29作家 代表作: 长篇小说《你到底爱谁》,优质创作者

标签: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