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你的完美无缺是老爸最大的心愿!

头发新闻活动 2℃

由于一些北京发友的小区管控较严格,无法定期到院养护,我就在微信上尽量跟一些脱发情况较严重的发友叮嘱,一定要在家规律用药不可间断。因此这两天聊微信的时间一下子多了很多,昨晚凌晨的时候,刚整理好一位发友的头发恢复记录,收到老爸的微信语音,点开播放,语调一贯的严肃——

“今天打你几次电话你没接,我知道你在忙,但是不论多忙,身体都是一切的本钱,疫情期间更是如此,你也知道身体的免疫力会随着压力增大而下降的。”

我听完笑笑,随手回了个“好”,正要站起来去洗漱,老爸微信又发过来了:

“怎么还没睡?天天忙到这个点不太对啊,你又不是刚毕业的住院医!”

因为着急去洗漱,我就很简略的回了句语音:

“好,知道了,忙起来我也没办法啊。你也是医生,医生的时间哪能自己掌控。”

说完,就去洗漱了。收拾完之后,刚要躺下,老爸又回了句微信:

”好,我知道,辛苦了,儿子”

看到这句话,心里突然有了很大的震动,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那严肃到苛刻的父亲,有一天会这么“软弱”的跟我讲话。

从小到大,脑海里父亲只有两种表情——冷峻的、生气的。嘴里说出的话也是冒着冷气的:

“别看了,荧光屏容易导致眼疲劳,加速近视”

“别玩了,通关游戏不仅不益智,还会助长惰性”

“别把刘海盖住眼睛,非但碍眼,甩头发还会影响你的颈椎健康”

“别得空就躺着,越躺精神越萎靡”

……

好多次我都会腹诽,等我有了孩子,我肯定不会这样对他,他乐意干什么我都会支持他。可是,随着年龄增大,走进社会,我见过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人之后。越来越多的瞬间,开始庆幸于自己的老爸曾经这样严格的要求过我,让我顺利的成长为一名不讨厌自己、也不会惹别人讨厌的人。

每一位父亲,都是孩子生命里的第一座大山,有时我们会觉得这座山是阻挡在前路上的巨大障碍,但是多年以后往往都会醒悟,原来年幼时父亲这座山,是我们心路上的巨大倚仗和后盾。

父亲,是教我们挺胸的人,也是为我们弯腰的人。

上个月,疫情刚放松一些,一对父子来院植发,我接待了他们。儿子带着鸭舌帽,满脸纠结和不耐,父亲的头发也不太好,但是一直很谦卑的点头笑着。

我问他们要给谁植发,父亲转头指向他儿子:

“我家孩子,今年毕业,本来打算年前种种头发,但是疫情影响没植成,这几个月也没法出门,就拖到现在,这马上要找工作,也不能继续等了。”

我笑笑,安慰这位父亲说不要着急,大学期间脱发的学生也很多,毕业季也往往是植发季。

边说边示意这小伙子把帽子摘掉。他摘了帽子之后,能看到脱发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头顶明显稀疏,加之天热,他又出了不少汗,头发一缕缕贴在头顶,整个人看起来又沮丧又萎靡。我跟他们说这个情况,药物、养护之类的方式已经起不到决定作用了,只能植发,这位老父亲连忙点头表示明白。

接下来我带着小伙子去毛囊检测,这位父亲去了候诊大厅等待,我检测完后看小伙子头顶汗水很多,让小伙子去洗洗头发,小伙子刚走。他父亲就进了我的办公室,脸上的笑容更谦卑了,额头上的皱纹很深,脸上还能看到一粒粒汗珠。他半弯着腰,穿的深色短袖领口处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我刚想起来问他怎么来的院部,他笑着说,坐火车到的北京,然后坐地铁到了这边,下了地铁走过来的,我赶忙跟他说,为什么不打车来呢?我们医生应该有和您说过,从火车站打车来车费可以报销的。这位父亲不好意思的边笑边说:

“没事的没事的,不远,你们医院交通很方便。不过医生,我想给您商量个事情,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我赶忙跟我说方便的。

这位父亲从腰包里,翻出一张卡,和一把现金,放在我的桌子上,我刚要说“我这里不收费,缴费需要去收费室”。

这位父亲就站起来,半弯着腰跟我说:

“医生,我得求您个事,疫情一起来,我这几个月也没去打工,孩子本身因为脱发压力已经很大了,不爱说话,再加上毕业找工作,头发治不好,他肯定又受打击,我这边卡上和这几个月要的一些账,一共就两万多一点,我想求医生,无论如何帮我儿子好好种种头发,让他看起来跟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就行。”

说着,这位父亲眼圈就有点红了,我赶忙绕过桌子扶他坐下休息,跟他说:

“首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在意形象的时候,头发不好肯定没自信,第二,植发费用也不要着急,刚才他头上汗水太多不好设计,我让他先洗头再来这边设计,我们一起选一个更合理的种植方案。即便不够,我也可以帮你去找医院申请一下案例折扣或公益植发金。再说他这个头顶主要是稀疏,不算是特别大的面积。”

我刚说完,这位父亲,再次着急的站起来,又要弯腰表示感谢,额头和眼角的纹路显得更重了,我急忙扶住他,跟他说不必感谢。

随后我帮他们准备了材料,向院部提交了折扣申请,加上这小伙子后枕资源很充足,需种植的单位并没有想象中的多,植发最终的花费低于他们的预测。直到手术结束,这位父亲都是一副乐呵呵的表情,放佛考试得了满分的孩子,我知道,他是在为帮孩子解决了一块心病而开心。

每一位父亲,都有着一副顶天立地的身姿。在孩子面前,无论何时,他总是毫无畏惧的一往无前遮风挡雨,即便为此被压弯了脊梁,他也总是一笑而过毫不惋惜。

他儿子手术出来之后,两人吃完了简餐,后脑勺还包着纱布的小伙子跟我到办公室,问我能否买一次深度清洗和头皮推拿的养护给老爸做一下,因为老爸稀疏的头发被风干的汗水贴在头顶,显得很没精气神。

我听到这里真的忍不住开心笑了,这小伙子和刚到院一言不发的样子判若两人。能感受到父母的爱,并可以随时反馈给父母关爱的人,本身就是最幸福的!

等他父亲做完养护,两人去了医院免费提供的酒店,我跟同事们分享了一下这对父子的植发过程,大家一时间陷入了沉思。都说医护看惯了人情淡漠,很难经历感动,但是父母子女之间的纯粹关爱,总能在不经意间敲打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发友们也可以添加我微信,报名即可申请一次免费的光疗水氧,本周内可以自己使用,也可以带着父亲一起到院部养护。

今天父亲节,再次祝愿每一位终日辛劳的父亲都能幸福健康,永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