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头发的那些事情

头发新闻活动 140℃

我先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1997年,卡丽·比克利(Cari Bickley)经过几轮激烈竞争拔得头筹,登上了选美大赛领奖台,她自信地将头发撩开,台下的观众和裁判们顿时瞠目结舌,原来---冠军竟然是秃头!

相对于女性,真正深陷脱发困恼的其实是男人。著名毛囊研究专家Kurt Stenn在他所著的《毛发:一部人类史》中,他写道:只要男人尚未灭绝,脱发便经久不息。

毛囊结构图

人体大约含有100万~300万个毛囊,其中头发占约10万。毛囊细胞是人体分裂最快速的细胞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治疗肿瘤的化疗药物通常会导致脱发,因为这些快速生长的细胞被误当作癌细胞被首先摧毁了。但只要毛囊干细胞还在,脱落的头发便有机会重新长回来。

秃发和脱发

秃发和脱发看似相同,实则不同。单纯的脱发属于毛囊萎缩,通常还有机会重新长出正常头发;但秃发则属于毛囊闭合,相当于蚕蛹化蝶,是再也回不去从前的。造成脱发的因素可能有一万种,但造成秃发的因素只有两种,雄性激素+遗传基因。

这个结论的决定性实验的证据出现在1942年,当时耶鲁大学解剖学教授詹姆斯·汉密尔顿(James Hamilton),正试图研究雄性激素对男性的生理影响,为此他特地找到了104位被阉割的男人,他们在不同的时期被阉割(青春期前、青春期发育中、青春期发育后),这些人的确是研究雄性激素对男性生理影响的完美群体。

在青春期前就被阉割的男童,成年后依然很像男童,他们没有男性的第二性征:男性的声音、发达的肌肉、胡须、男性体毛、成年男子的阴茎等。当他们开始接受正常剂量的成年男性雄性激素时,这些男性第二性征就开始逐一出现在他们身体上,但实验也意外地诱发了“秃发”。

秃发算成年男性的第二性征吗?

秃发地域分布

虽然在白种男性中,30岁前就有30%的人开始秃发,50岁时人数占到一半,70岁时八成的男人都会秃,但西方人并没有因此将秃发算到男性第二性征中去。虽然东亚男性秃发相对少见,但在三十岁以上的群体中也占20%~30%左右。

在汉密尔顿的实验中,每一个秃发的男子,在他们的家族中总能找到其它的秃发男性亲属。汉密尔顿立刻对这部分人终止了实验,但不幸的是,秃发却并没有因停止注射而恢复,即便血液中的雄性激素已经降低到注射前的水平。更糟糕的是,秃发还继续发展,直到这些男人和家族中其它秃发男性相仿才最终停止下来,这真是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生动注脚。

是的,秃发是深埋在基因中的一段程序,它们在等待被唤醒,一旦唤醒,雄性激素是否存在就已经无关紧要,抑制雄性激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它的发展趋势,却无法阻挡它的发展。

汉密尔顿这个现在已经难以重复的实验(因为没有动物模型,而现在已经很难找到被阉割的男性),对关心头发的大众来说,提供了两个洞见:

1. 秃发的必要条件是雄性激素,这就是为什么男性秃发者远多于女性的缘故

2. 秃发的发生有遗传因素

秃发的模式

出乎意外的实验结果,让汉密尔顿决心研究秃发的秘密,1951年,他和Norwood合作总结出了秃发发展的7个类型,它们也可代表秃发发展的相应阶段。

秃发7种类型

对男性秃发的了解越多,就让人越是迷惑,因为它发生得非常规律,以至于我们必须将它视作男性发育的一个部分,至少对于部分男性来说是这样的,它很难被称作一种疾病。当一种可遗传的性状在人群中的比例超过5%,遗传学家就必须考虑它的潜在好处,如果超过10%,那几乎一定应该具有某种遗传利益,超过10%的性状,就应该被认为是“正常”性状。

写实的凯撒,后退的发际线

我们对秃发如此排斥,完全是因为人类文化因素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不超过三千年时间。因为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第一个被政敌嘲笑的秃发男人,正是西方史上最著名的政治人物之一:被刺杀的尤里乌斯·凯撒。但作为文化动物,我们究竟是平静接受自己的宿命还是采用种种办法来和命运对抗呢?

一发遮百丑,一秃毁所有

秃发最大的危害是让人显老。研究显示,秃发者看上去比同龄人平均老10-15岁,尤其是20-40岁之间的“显老效应”最为明显。可这个年龄段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秃发导致“未老先衰”表象,难免会对婚恋、求职、社交、事业发展等产生一系列影响,没办法,谁让我们就是这样一种视觉系动物呢?支付宝的刷脸支付都有人嫌弃把自己照丑了,甚至连王尔德都说过,不以貌取人是肤浅的。

如何治疗秃发

当前秃发的治疗只有两种:

1. 药物治疗或理疗,也就是非手术治疗

2. 手术治疗,也就是植发

那么,手术治疗和非手术治疗,哪种方法更好?

非手术治疗的最常用药物非那雄胺是通过抑制雄性激素发挥一定保护功能,但这个药物可能会导致的副作用是性欲减退和阳痿,并伴随射精量减少,而且一旦停药,秃发又会继续发展,总的来说,药物治疗主要起到拖延作用,并不能真的彻底逆转秃发的趋势。

至于米诺地尔酊(曼迪),作为外用药,其优点是对女性秃发也有一定作用,但它有个致命弱点,那就是作为外用药,它依然能被皮肤吸收,但有引发心动过速和心绞痛的副作用,这对中年人来说恐怕很不友好,因为缺血性心脏病是死因排行榜上的头名疾病,任何能加大此种疾病的风险因素,还是回避为宜。

低水平激光治疗(LLLT)的副作用最低,效果虽强于手术安慰剂治疗,但奇怪的发现是,LLLT治疗频度越低效果越好,这让人怀疑,是否某些压根不是秃发而只是脱发的人参与了这些研究,总之目前对于激光治疗的效果,尚需进一步研究。

总的来说,非手术治疗效果有限,因为关于头发的秘密我们依然所知甚少,当前没有任何办法让已经消失或变性毛囊再次生长出来,或者恢复青春。

在这种情况下,植发渐成网络热门话题,身边和网上做植发的人也越来越多,比如微博大V就有律师吴法天、赛车手曹恒、视频博主拂菻坊等。

植发有道之微针植发

植发不是做假头发,而是将身体其它区域(通常是后枕部)的健康毛囊器官移植到秃发区,来拯救秃发,这种方法之所以行得通就源于秃发区是很特殊的,它只发生在头皮的特定区域,而两侧和后枕部的头发几乎不受影响。

目前,国内植发业采用的技术有两种:

1.传统植发:镊子+刀片,解决问题,简单粗暴

2.微针植发:采用专门的微针器械把毛囊种进头皮里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微针植发的器械,采用直径仅0.6-1.0mm的微针,并且可以360度旋转,方便调整毛囊的植入方向,让头发生长方向更加自然,且微针针孔仅为传统植发的1/3,能显著缩小术后愈合时间,同时小创口也意味着可以增加植发密度,让头发更加茂密自然。

微针植发已在西方发达国家广泛采用,科发源于2006年率先将该新技术引进到国内,并针对中国人的头毛发生理特征,进行了四次技术改进升级,并获得国家专利,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完成了微针技术中国化的改造。

走向世界的中国植发

植发技术虽起源于欧美,引进中国的时间也不长,但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极其快速,从基础医学研究到植发的临床应用,这当然得益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和日益庞大的秃发人群,毕竟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不是么?

2018年10月,第26届世界植发大会(ISHRS,国际头发修复外科学会的世界级学术会议)在美国洛杉矶召开。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美容科主任张菊芳教授、大麦植发「科发源植发」医疗集团的李兴东院长,代表中国医生首次登上植发研究领域最高学术讲坛做了主题演讲,相当于完成了从学生到同行的转变,也标志着中国的毛发医学研究和微针植发技术由此获得了全世界的承认

参考:国际头发修复外科学会(ISHRS)是一家全球非营利性医学协会,是脱发治疗和恢复领域的权威机构,在全球70个国家拥有1200多名会员。ISHRS致力于通过推广医疗头发修复行业的最高标准的医疗实践,医学伦理和相关研究来实现卓越,致力于向患有脱发的消费者提供有关医疗和手术治疗的最新信息,也为专门从事毛发移植手术的医生提供继续医学教育。

标签: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