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留长发 只为白血病患植发

头发新闻活动 120℃

陈梓梁蓄发准备捐赠。

陈梓梁高中时期的绘画作品

17岁的男孩蓄着10厘米的长发,扎起丸子头,走在人群中颇为显眼,不过他不是为了耍酷,而是要将长发捐赠给白血病患者,给他们植发用,这种特立独行的想法来源于陈梓梁——一个在瑞典锡格蒂纳学校读书三年,本月24日即将启程前往加拿大读大学的中山少年。

昨天,记者采访了他,听他讲述在瑞典的点点滴滴。

花3.6万带祖父母25天玩转四国

陈梓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充满阳光,特别开朗而且很有分寸。陈梓梁生于2000年10月,2015年8月,父母把刚刚初中毕业的他送到瑞典。当时陈梓梁的奶奶极力反对将孙子送出去:“实在太小了!”2015年临近年底的假期,陈梓梁没有回国;次年8月,思孙心切的爷爷奶奶飞往瑞典看孙子,没想到,他们刚到瑞典,孙子就已经为爷爷奶奶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在瑞典、挪威、丹麦、芬兰玩了25天。“机票、酒店、交通、吃、游轮等,都是孙子一个人用手机搞定的,而且还很便宜,包括来回机票在内,我们总共花了3.6万元。”提起这件事,陈梓梁的爷爷充满自豪,“一年没见到他,第一眼见到,就觉得孩子变化很大,看起来独立、有礼貌、守规矩,过马路、搭电梯,都严守当地的秩序。”

精打细算过日子已成习惯

记者了解到,瑞典锡格图纳学校学生一年的学费、住宿和其他开支约需60万元人民币。陈梓梁说:“在瑞典真的不舍得到外面剪头发,实在太贵了,几百块钱一次,我带了工具过去,头发长了就让同学帮我推一下。”

陈梓梁说,在学校很少有学生攀比吃穿用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玩的,大家互相分享,自己从不留意这些。记者问他家境富足是如何学会精打细算的?

陈梓梁立即回答:“那是我老爸的钱,不是我的,他花这么多钱让我去瑞典,我把这个看成是一项投资,老爸虽然不要求回报,但我自己要知道节俭,要有回报之心。”

陈梓梁的父亲对记者说,“当时把孩子送到锡格图纳学校,是觉得当地人特别淳朴,希望孩子能在那里受这种氛围的熏陶。”

业余活动是运动和辩论

2015年年底,陈梓梁在瑞典过第一个长假,学校有项传统的活动:跳冰湖。学校老师在旁边的湖中凿开厚厚的冰层,给每个学生身上绑上救生绳,学生要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跳下去,锤炼意志。

“看到孩子当时发回来的视频,我们可真是吓得不行,但孩子很自豪,完成了这项挑战。”陈梓梁刚到学校时,用46分钟完成了7公里的定向越野,父亲为此感到很高兴,没想到陈梓梁来一句:“学校的达标成绩是36分钟!”

陈梓梁说,在当地跟同学们很少凑在一起打游戏,学校的网络也有不许联机打游戏的设置。有较长的空闲时,大家会结伴到湖边游泳、晒太阳,平时有点空,同学之间会提出一些话题,大家辩论。

为白血病患者捐头发

陈梓梁在瑞典读的是国际文凭课程,所有课程当中,他认为最难也是最有收获的,就是“知识的理论”,“通过学这门课程,我认识到每门学科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也有自己的极限。我的论文就是写科学与历史之间的区别联系,现在我很爱看历史书。”陈梓梁在学习期间,必须完成150小时的社会实践,例如通过参加戏剧、音乐、体育和社区服务活动来与他人共享自己的天赋才干,学会关心和学会合作。他由此还发掘出了自己的兴趣:画画,作品还被老师选到市中心进行展览。“我们学校在肯尼亚有个帮扶的学校,同学们可以选择自费去支教,也是一种社会实践。”而陈梓梁为了帮助白血病人化疗后可以用上发套,现在正留长发,所以扎着个小辫子,“现在头发才10厘米长,留到15厘米时就可以剪下来捐出去了,估计得留到明年,这也是我力所能及献爱心的一种方式吧。”

标签:植发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