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尚编辑的植发自述

发友植发日记 0

一个时尚编辑的植发自述

这似乎是个禁忌话题——男人之间相互谈论长相的时候,涉及到头发,只会说自己头发少了、发色灰白了、或者脱发严重,然而数百年时间,似乎谁都不会去讨论假发、抑或对脱发有什么治疗办法。

我做过多番调查,这不仅是西方社会习性,世界各地都是如此。男人都承认自己头发在退化,然而如何解决,吃药、喷外敷液或者其他手段,都是大家不愿意涉及的问题。

或许这也是男性自尊的另一种体现——过于注重外表,传统意识里,总会有点女性化的。但更根本的原因,是对于男性脱发,数百年来并没有多么合适的应对手段。

因为无奈,所以接受。因为接受现实,所以还要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腔调。

而这样的社会氛围,乃至意识文化,都在改变中。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晚宴,席间的男士们,在各自妻子鼓励下,承认他们在谷歌上搜索过头发移植手术。宴会主人甚至拿来了一罐喷发,让每个人都觉得好笑(看起来像毛毡)。然而当我问他们是否有人服用非那雄胺时,人人都否认。非那雄胺是治疗脱发的常用药,通过降低头皮中的二氢睾酮 (DHT)激素——这种激素会导致秃发——并通过降低DHT对毛囊的影响,来帮助人们逆转脱发。事实上,仅在美国就有近千万人使用非那雄胺,包括特朗普。只是愿意公开承认的人,似乎不多。

一个时尚编辑的植发自述

我服用非那雄胺差不多10年时间,感谢这种处方药,帮助我阻止了脱发,年过50岁之后,还能顽强捍卫头顶大部分区域。于是当一位编辑同行在和我约稿时,建议我去拜访顶级毛发移植外科医生之一的克里斯托弗·德索萨,我当时有点生气——和同龄人相比,我头发状态要好多了。不过编辑告诉我说,这只是一个采访。

植发,这个概念,可能令人生畏:成本、痛苦、影响工作的时间、移植手术的时间、在哪里完成手术等等。你上网搜搜,能找到无数关于植发成功和失败的故事和照片,当然你得小心区隔越来越多的植发广告,包括你公寓电梯里不断跳出来的各种。然而事实上,全球高达80%的男性,人到中年后,肯定会遭遇不同程度的脱发挑战,植发如果能保持一定成功率,这肯定是门大生意。

我拜访的德索萨大夫,热情友好,他自己的头发看起来很正常,这总会让人感觉舒服。谈到男性在考虑植发时通常会面临的担忧,他欣然承认,这可能是一个令人困惑的过程。

植发会有两种类型的手术。第一种是毛囊单位移植(FUT),也称为剥离手术,涉及从头部后侧和两侧的“安全”或“毛发永久”区域,取出一条带有完整毛囊的薄皮肤(如果较大则更好)。第二种则是毛囊单位提取(FUE),涉及从头部的后部和侧面,单独提取毛囊。这可能是一种侵入性较小的手术,尽管患者需要剃光头的背面和侧面,并且毛囊供体区域的头发密度会明显降低。

一个时尚编辑的植发自述

既然打上门去了,我当然要以身试法——我请德索萨大夫就我的发际线,发表一下他的专家意见。德索萨判断非常快,他指出我的发际线现在相当高(尽管我前额还有点刘海,我也会时不时往前捋捋……)。他伸手拿出一支记号笔,在我头皮上勾勒出理想发际线的区域。

于是三个月后,我回到了德索萨的诊所,坐在椅子上,接受FUE植发手术,希望能如我内心盼望的那样,让自己的发际线往前更新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出乎意料的是,整个手术过程毫无痛感。德索萨对我使用了轻量的局部麻醉剂,老实说,我对整个手术过程没有任何感觉。唯一有点受伤的,是看着我后脑勺和两边的头发被部分剃掉,一时间,我觉得自己看起来像是金正恩……

植发花了大约7个小时,所以我就是坐在大屏幕前,一边吃着一大袋薯片,一边看完了《浴血黑帮》第一季的故事。

一个时尚编辑的植发自述

然而,对于德索萨大夫和他的同事来说,手术过程是比较紧张的。首先,他得从我头部的后部和侧面,一个接一个地提取毛囊。我这个手术,总共提取了1,792 个毛囊。然后他们要在显微镜下修剪、计数和分类毛囊。接着他得在要放置毛囊的地方,切开一些小切口,对此,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可以肯定的是,植发手术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劳动密集型工作

整个手术结束时,我没觉得自己形象有任何加分的地方——头发大部分都被剃光了,接受植发的部位略有点血肿,我额头上贴了保鲜膜,以防止在回家的过程中感染。我会用手机自拍镜头瞟瞟保鲜膜,新的发际线,就藏在下面吗?

植发手术最棘手的部分是善后保护。你将需要一周,最好是两周时间,最好居家静养,保护头发自然生长。我对此有所策划,因此用上了自己八月份的两周假期。此外,接受植发手术的人,需要保护手术部位,免受外界感染,晚上睡觉时最好使用颈枕,以免头部在普通枕头上的磨蹭。然后你还得服用几天止痛药和消炎药,虽然并没有什么疼痛感。还得定时使用盐水溶液,保持植发区域的湿润。

术后头5天,在家憋着有些费劲,不过经历着疫情的人,想来对这种隔离未必不能承受。大约一周后,一切都更自然了,头的背部和侧面头发逐渐长了出来,谁都看不出我做过植发手术。然后我提前结束假期,回来上班了。额头顶部的新小毛囊,还在生长中。

稍微令人担忧的是,两到三周后,头发移植的卵泡脱落,但这很正常;然后大约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开始长出新的头发。如今六个月过去,新发的增长,简直令人欣喜。虽然新发不长,但已经开始与我旧有的头发融合在一起。

一个时尚编辑的植发自述

根据德索萨大夫的说法,新发生长,需要12个到18个月时间周期。

必须承认,这是我身体力行,尝试过最有价值的医美体验。我的发际线恢复了活力,但看起来并没有和我年龄不协调的过于年轻感。

因此我建议大家都去了解一下科学植发,最好是正规医院的毛囊移植科。在英国,这样的手术成本在4000到9000英镑之间,绝对不便宜,但和成功植发的效果相比,不是不可企及的高度——一位时尚女士买包包,需要多高成本?

标签: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