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带外甥到贞韩植发舍近求远原因是这个

植发效果案例 147℃

是的,你没有看错,公立三甲医院的医生带外甥来民营医院植发啦

你一定非常疑惑:一般来说公立医院一定是好过民营医院的,专家大多是在公立医院,怎么这位公立三甲医院的医生不求助于公立医院,反倒带着外甥来到民营植发机构寻求帮助?

先别急,让Dr.Han慢慢给你道来~

余先生就是这位公立三甲医院的医生,他的外甥小海只有16岁,是严重的疤痕性脱发。

(16岁花季的小海,严重疤痕性脱发)

说来也是令人唏嘘,小海5岁的时候一次意外导致头皮烫伤,烫伤的头皮痊愈后,毛囊就坏死了,后脑勺巴掌大的区域再也没有长头发。

这让小海的家人十分痛心,因为除了看到头上大伤疤心疼孩子遭遇之外,小海的家长更担心这块疤会影响到小海的成长。

(小海头顶巴掌宽的疤痕性脱发区域,太宽、太大,太可惜)

而小海家长的担心成真了,随着年龄渐长,开始懂事的小海开始为自己头顶伤疤没有头发感到自卑,周围人异样的眼光让他感受到伤害,性格也变得内向。因为学习成绩出众,小海被同学和朋友亲切的称作“一休哥”,然而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深深的遗憾。

小海的父母一直想要为小海解决这块伤疤的问题,然而因为担心大医院费用高,小海的父母带他辗转于多家小诊所,由于疤痕面积过大,小诊所的医生都没底气,表示没法确保成活率和术后效果

(因为这块疤,小海被称为“一休哥”)

束手无策的小海的父母,最终不得不求助于在三甲医院上班的小海舅舅余先生,然而面对外甥这块大面积疤痕性脱发,余先生也无能为力。

在国内大部分公立医院并不设置植发专科,植发隶属于皮肤科,于是余先生带着小海去了皮肤科。

结果皮肤科主任却表示:“一般综合性三甲医院没有植发科,有的人看头发只能挂皮肤科。三甲医院一般对毛发移植投入不够,而且临床案例并不充足,医生专业度和成熟度比不过植发专科机构。”

看到这里,你终于知道为什么余先生不选择公立三甲医院而是选择民营医院了吧!

是的没错,虽然国内绝大多数医疗科室公立医院强于民营医院,但是偏偏植发专科,却是民营医院强过公立医院

为什么?你又问了。

其实这是因为国内公立医院科室设置让民营医院“钻了空子”——公立医院长期以来在植发业方面是空白的,中国的植发技术是被民营医院引入中国,是民营医院开创了中国的植发行业,并一直是这个行业的主力军。

(不幸中的万幸,小海左脑头皮没有损伤可以提供移植需要的健康毛囊。)

虽然现在也开始有一些公立医院开设有植发科室,但一方面民营植发专科已经耕耘植发技术十数年,技术先进、团队稳固、经验丰富;二则几乎所有的植发界资深专家都来自民营医院

所以想植发选择民营医院要比公立医院要好,更不用说即便某些公立医院有植发专科也不过是外包的科室,本身仍然属于民营,只不过挂着公立医院的牌子。

(头顶左边头皮有足够提取的健康毛囊)

其实吧,贞韩在7年历程中,也是接待了许多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来院做植发的,而这次的三甲医院医生余先生带着外甥来寻求植发帮助,对于其他不明内情的发友来说充满了惊奇,但是对于贞韩来说却如同“家常便饭”般常见。

最后,在公立三甲医院皮肤科主任的推荐下,余先生带着外甥来到贞韩植发寻求帮助,因为贞韩扎根广西多年,在业内有着非常好的品牌口碑以及技术支持。

(小海和郝院长合影,希望小海未来能够快快乐乐)

尤其当余先生在了解到贞韩曾经在疤痕性植发领域有突出成就,贞韩第一届“蓝丝带”脱发救助公益活动帮助的桂林90后画家黄志康就是头顶大面积疤痕性脱发者,经过贞韩FUE-HP技术+自体生长因子PRF养护,植发非常成功,术后效果显著后,余先生下定决心选择贞韩帮助外甥改变形象。

他说:“疤痕植发是一项精密的手术,对设备要求也很高,经过对比后与了解,我决定选择贞韩为小海治疗,因为这关系到他一生的形象问题而专注植发的贞韩拥有最专业的植发医生和团队。”

(术后当天护士为小海进行种植区护理)

郝院长接待了余先生和小海,在亲诊之后,他亲自为小海设计好种植区域与植发方案。为了保证术后成活率,贞韩为小海采用了FUE-HP超精细无孔点阵移植技术+自体生长因子PRF养护,可以大大提高毛囊成活率。

术后,看着镜中的自己,小海感觉惊奇又兴奋,因为再过一段时间他头上已经“空了”11年的地方,就可以重新长出浓密秀发,他再也不用被称为“一休哥”了。

(术后当天的小海)

所以说,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之前,既要考虑大众思维,同时也要考虑实际情况,比如植发,虽然公立医院是医疗界的“老大”,但民营专科的植发才做得更好。

当然了,选择民营植发专科,发友也要擦亮眼睛,不是所有的民营都是“正确选择”,规模大、资历深、专家团队大、植发案例多的大型植发专科医院,才能真正保证质量、保证效果、保证选择正确。

就这点来讲,Dr.Han敢毫不自夸的说,在广西植发界选择贞韩,你不会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