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走到了植发这一步

植发效果案例 110℃

从来没想过,我也有脱发的一天。家族没有脱发史,可在迈向中年之际,我也开始掉发了。在各种心理斗争后,我决定去植发,把它当成个问题解决掉。到今天,植发一周年了,期间一些朋友前前后后来咨询过我,索性将过程写出来,但愿本文对大家有所帮助。

Part.1更年轻时的我

上大学时,参加活动

工作两年左右

曾经还敢束发,不知牵引力也会损伤头发

Part.2开始脱发

大学毕业,准确说是退学后,我投身了互联网行业,逐步成为一名工程师。工作压力是有,但我觉得还好,我把脱发原因归结为生活习惯不好,经常熬夜,以及有一阵烟酒度日。早上洗头时对掉在脸盆里的头发数量并不在意。直到有一天,偶然在顶光照射下,发现自己两额彷佛空了一般,才知道问题开始严重。

在那束光下,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心里一紧,明显感到肾上腺素在压力下爆发了。意识到严重性后,我赶紧调整了作息,保证晚上11点前睡觉;戒烟酒,非必要场合不沾。可头发还是止不住脱落......慢慢地,看着两额越来越光亮,我索性剃了个寸头。事实上剃寸头有一定作用,毕竟短了后受牵引力损伤的概率降低了,但也只是缓兵之计。

后来去医院检查,得出我的脱发是雄性溢脂性脱发,具体表现为头皮易出油,头皮屑多,从两额到头顶头发逐渐稀少变细软。除了雄性脱发,还有精神压力、外力损伤、营养不良等因素也会导致脱发。如果你的表征也是额头开始呈“M”型的话,基本是雄脱,不过请一定去医院确诊。医学界公认的雄脱原因是毛囊对于雄激素代谢产物二氢睾酮(DHT)的敏感,导致毛囊退化。很不幸的是,两额和头顶的毛囊对二氢睾酮最不耐受,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男性脱发都是“地中海”。

没事不要抽烟喝酒

雄性脱发表现及等级

28岁,脱发3年左右

剃了寸头后两额也日益稀疏

打球出汗发际线已经成为天猫,头顶见皮

能感觉到身边的朋友对脱发的我,是讶异和同情的,但出于避讳,鲜有人在我面谈论。有朋友表示关怀,我回答虽然豁达,其实也是宝宝心里苦。有一阵我甚至认真学习起佛学来,参悟“不着相”、“四大皆空”。

Part.3解决问题

我的人生范式,基本处于积累-爆发状态的转换中。去年,我下定决心去植发。朋友的植发经历给了我很大鼓励,加之逃避、拖延在我心里淤积的情绪越来越难消化,该解决的终究得解决,于是就狠下心了。植发是目前解决雄性脱发唯一的根治方法,治标的话,可以口服非那雄胺,减少睾酮向二氢睾酮转化;外用米诺地尔,缩短头发休止期。据说现在国外有干细胞培育毛囊的技术了,但还不成熟,相信聪明能干的人类迟早能找到完美的解法。去了朋友推荐的医院,经医生问诊和商讨,我们用一上午时间,决定植2900单位。我想尽快推进,于是请求加排了一班,当天下午手术。是的,这是一台手术,还是在脑袋上动刀。换上无菌服,推入手术室,人生第一次看着晃眼的手术灯,如梦一般。

六七个女护士围着我,打局麻、取毛囊、培育毛囊、种植毛囊。事实上动的不是刀,而是像绣花针一样的毛囊提取器和种植器。取出的毛囊排列在培养皿里像秧苗一样,护士端给我确认提取的数量。打了麻药的头皮仿佛变厚一般,植入针扎进头皮,能听到咔哧咔哧的声音,像是把花枝插入花泥。可能是麻药作用,也可能是无聊,我睡着了.......我的方案要了营养针,中间醒来在头皮打了几针。整个过程6个多小时。术后,医生交给我日后的护理清单,叮嘱忌辛辣,禁烟酒,勿阳光暴晒,按时用药,然后派车送我回家了。毕竟花了五万多,服务还是很到位的。

医生设计的发际线,顶部也画了加密区域

Part.4缓慢生长

植完第三天就可以拆纱布,我若无其事地去上班了。迎面而来的同事盯了盯我的新发际线,露出一种“好像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的神情。生长过程非常缓慢,一周时去复查了毛囊,很健康。一个多月时,开始进入传说中的“脱落期”,移植的头发开始加速脱落。此时还是比较心慌的,害怕脱光的头皮不再长出头发,咨询了医生,也上网查了,很多人都会面临脱落期,也有人生长快,没有经历脱落期。经过一个多月耐心等待,新头发渐渐长出来了,开始变浓密。过程中配合吃非那雄胺和外用米诺地尔,按部就班。

术后第二天,纱布包在后脑勺的资源区

拆纱布第一天,有明显血痂

拆纱布第二天,血痂开始掉落

一周后去复查时

三周多

一个半月进入脱落期

拍照问医生,我是不是毛囊掉了...不是的

Part.5有了成果

过了脱落期,就懒得拍照了,直接上近照吧。

写本文时,距离植发一年了

头顶感觉还可以再加密

拍了张履历照,感觉刘海有点小稀,但比脱发时还是好多了

Part.6关于选择

对于植不植发纠结的同学,我建议是:不严重不用植,生活自律,加强护理;脱得严重就早点植,不要拖延,尽早面对尽早解决;心态坦然不用植,索性来一碗帅气的光头,把重点放在内心建设。植发是用后枕部的长寿毛囊移植到脱发区,是永久性的;我自己内服非那雄胺没有副作用;米诺地尔用的进口药,也没有头屑、皮炎的情况;长期用药与否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我最近就内外都停药了,没有复脱的情况,我想可能也不全是雄激素的罪,或许是心情等综合原因,最终派雄激素出来杀死了毛囊……开个玩笑,以后如果每天掉发量增加还是会酌情用药的;五万多的费用是我选择的植发量,和偏高的技术水平,以及加了营养针所致,要求不高的话可以缩减一半左右预算。